中立但有態度
不炒作不忽悠

無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紀之交的.com浪潮(三)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謹以此文,紀念1999至2001那三年間席卷全球的.com浪潮,以及那一代互聯網人的熱血與悲愴。

相關閱讀:
《無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紀之交的.com浪潮》(一)
《無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紀之交的.com浪潮》(二)

2000年這一年讓我深刻地體會到了什么叫“物極必反”。

2000年3月14日,NASDAQ一日狂跌200點,以4707.01點收盤,跌幅高達4.0%。

3月16日,NASDAQ跌破4500點,以4483點收盤。

4月3日,NASDAQ下跌349.15點,收盤于4223.68點,比3月10日創下的最高點5048.62點下跌16%。該日,美國聯邦法官裁決微軟公司觸犯了美國的反壟斷法律。受此影響,微軟股價開盤后一路走低,最終下跌15.375美元,報收于90.875美元,跌幅14.5%。僅此一天,微軟的總市值減少了840億美元。

4月12日,NASDAQ跌破4000點,以3769.61點收盤,當日跌幅7.1%。市場分析指出,科技股的價值正受到市場重新評估,無論是盈利還是虧損的公司都面臨這一考驗。新經濟股票的下跌,使得投資者重新將目光投向舊經濟股票。

4月13日,第一只真正來自中國大陸的網絡股——新浪網登陸NASDAQ。

4月14日,NASDAQ在尾盤狂跌400點,收盤于3319.33點,與道.瓊斯指數均創下單日最大跌幅紀錄。該日被稱作“黑色星期五”。

公司里幾個經常關注行業動態的同事臉上的表情不再象以往那樣輕松,而是越來越嚴肅了。

這個夏天對于整個互聯網行業來說是個飛雪的季節。中國概念網絡股辛苦上市之后,在NASDAQ上一落千丈,每天以令人咋舌的速度下滑,5美元、2美元、1.5美元、1美元——中國互聯網從業者的心理承受極限被一次次地挑戰,一次次地擊破。

在2000年下半年,首先是亞馬遜,然后是雅虎、EBay,然后是Intel、微軟,NASDAQ指數急劇下滑,從5000點一直到幾乎跌破2000點,帳面上的富翁轉眼變成了現實中的窮鬼,無數曾經風光無限的CEO們瀕于破產邊緣……

7月5日,網易公司登陸NASDAQ。公司創始人丁磊持有網易58.5%的股權,按發行價計算,丁磊的身價為2.7億美元,不過至當日收盤時,已縮水1/5,跌至2.2億美元。

7月7日,由國家經貿委、信息產業部指導,中國電信集團公司與國家經貿委經濟信息中心共同發起的“中國企業上網工程” 正式啟動。盡管當時互聯網行業開始不妙的風聲已經從國外開始傳到中國,但我仍通過此事件進一步堅信了互聯網在企業發展中的重要性將日益提升。

7月10日,王峻濤終于盼來了長達6頁的海外上市批文。為了這個批文,8848幾乎機關算盡,但此時已經注定搭不上資本的末班車了。NASDAQ上已是血流成河,哀聲一片。

7月13日,搜狐公司登陸NASDAQ。以13.125美元開盤,在經歷短時震蕩后落至12.5美元,隨后逐步滑至12美元的盤中最低點。最終收盤于12.0625美元,跌破發行價位。

公司里的同事們開始私下議論互聯網行業的前景了。我對他們則嗤之以鼻。我認為,作為互聯網行業從業者,對.com精神應該具有一種絕對信仰的態度。信心不堅定者,就應該趁早離開隊伍。現在想想,當時真是年少輕狂啊。

大蕭條的前奏迫不及待地吹響了。

7月底,香港首富李嘉誠投資的tom.com難敵業績虧損,宣布裁員80人。

8月16日,逆境中的網易公司投入上千萬元推出全新廣告“網聚人的力量”以期重振行業信心,可以說是當時中國網絡界最大的一筆廣告投入。

9月14日,搜狐公司動用其在NASDAQ上市的440萬股股票(當時市值合3000萬美元)收購了ChinaRen.com,合并后其用戶量增至780萬。ChinaRen在自己的錢“燒”完之前幸運地抓住了搜狐這個救命稻草。

我所在的公司未能幸免于市場低迷帶來的厄運。公司由ICP(互聯網內容提供商)向ASP(應用服務提供商)的倉促轉型根本沒有來得及挽救什么。來自南非的投資方撤資,導致公司即將結束運營。

當年,由同一家投資方投資的另一個網站——“脈搏網”在電視臺上大做廣告(對,就是那個“你是哪一脈?”)后也無力回天,同樣沒有逃脫解散的命運。戲劇性的是,我們這對難兄難弟的投資方在2001年轉而投資了一家當時在做即時通訊軟件的公司,而得到了救命資金的這家公司后來逐漸成長為了互聯網一極,人稱“企鵝帝國”。

曾經意氣風發如今一臉苦澀的CEO和大家逐個面談。選擇離開的人都得到了一定補償。而我連同其他沒有離開的同事一起,被一家關聯企業所接收。新公司雖然還是做網絡方面業務的公司,但不是純粹的.com公司。

后來,舊公司原CEO私下里曾無奈地對我們說:網站,就像一群風塵女子,拿了富人的錢,買來高級化妝品和時裝,經過一番精心打扮之后再去向富人要更多的錢。

盡管.com的世紀泡沫破滅了,但畢竟年輕不怕失敗,隱約中我覺得危機中會存在新的機會。我想到,之前幾年間被各類企業、機構和個人注冊的大量域名,可能會有其中很大一部分隨著.com泡沫的破裂,會因為資金短缺或者業務轉型等原因而不再被續費。于是我判斷,投資域名的黃金機會將在未來一兩年內到來。

投資原本就是一項孤獨的職業,更何況是在當時參與人數少之又少的域名投資。我的親友中基本沒有涉及這個領域的,甚至了解這個事的都很少。幸運的是,我發現了一家名為“易域網”(數年后更名為“域名城”)的網站,除了簡單的域名出售展示功能外,其最重要的核心是一個域名投資人之間交流、溝通的電子論壇。那里匯聚了很多后來在域名投資領域乃至IT界及投資界叱詫風云的人物(如蔡文勝、廈門書生booksir、鐘斌、meken、許揚、丸子、大東等)。

由于做成了域名投資領域最具人氣的網站,“易域網”在當年被中國W網收歸旗下。連同網站一起加入中國W網的還有其創始人姚勁波,當時他也是一個很低調但很成功的域名投資人。姚勁波后來在中國W網一直做到了副總裁的職位,再后來,他創業“58同城”的故事大家就都知道了。當年,網絡上還有“名協”等域名投資論壇,不過由于沒有進行商業化運做,所以一直規模有限,基本都局限于少量熟人之間的內部交流之用。

10月11日,中國共產黨第十五屆中央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就信息化建設作出重大決策,全會審議并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個五年計劃的建議》明確指出:“大力推進國民經濟和社會信息化,是覆蓋現代化建設全局的戰略舉措。以信息化帶動工業化,發揮后發優勢,實現社會生產力的跨越式發展。”

同月,中國W網收購了當時在互聯網基礎服務(包括注冊域名、虛擬主機等業務)行業排名前五的邁*科公司,從而確定了其用戶數和業務量在這一行業中的絕對領先地位。順理成章地,我成為了中國W網的客戶。后來,因為我持有域名的數量逐漸增多,干脆與中國W網簽約成了其代理商,從而進一步降低了投資成本。

11月10日,中國移動公司推出“移動夢網”計劃,旨在打造開放、合作、共贏的產業價值鏈。“移動夢網”在日后成為了網易等諸多網站的“救命稻草”。

冬季出現的大裁員是在人們意料之中的,大多數網站在年底倒閉的預言如期實現。

12月18日,搜狐公司宣布1/5的員工將離職。為進一步壓縮成本,搜狐計劃在2001年底前將現有的524名員工縮減到470人。

12月20日,本來應該是一個很平常的日子,而當我翻開一份當天的報紙時,一個極不平常的標題映入眼簾——“中華網揚言收購國內三大門戶網站”。

12月30日,一場暴風雪橫掃紐約。華爾街上,人們步履艱難。而這一天,華爾街的交易師和投資者們也迎來了另一場暴風雪,NASDAQ指數在這一天重新跌破2500點,以2471點收盤。

動蕩的2000年就此結束。

這一年,我投入數千元注冊了100個左右以漢語拼音類為主的.com域名(其中大多數在之后若干年內陸續售出)。雖然在當年并沒有“開張”,但是已經開始陸續收到詢價,這給我帶來很大信心。第一次收到詢價的時候,我非常激動,由于缺乏經驗,甚至不知道該如何向詢價者開口報價。

截止到2000年12月31日,中國共有上網計算機約892萬臺,上網用戶數約2250萬,WWW站點約265405個,國際出口帶寬2799M。

我的.com日記節選:

任何投資性資產市場都會產生泡沫,比如股市、房產、收藏品等。我覺得網絡泡沫不見得是件壞事,相反,它的作用正如此前出現的股市泡沫一樣,甚至比前者更有進步性:股市泡沫在今天使股市成為中國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而網絡泡沫則使每個人都相信自己可以成為一個老板、一個創業者,更堅定了他們對于生活、對于未來的信心。

《無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紀之交的.com浪潮》(四)將于近日發布,歡迎您的關注,謝謝。

郝鵬 ?2017-1-16

Smilie Vote is loading.

轉載請注明來源:米米地域名 » 無人幸免:在2017年回望世紀之交的.com浪潮(三)

分享到:更多 ()

評論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中立但有態度 不炒作 不忽悠

聯系我們爆料投稿
okooo澳客网杀号